進口閥門

調節閥

減壓閥

電磁閥

進口自力式流量調節閥


進口自力式溫控閥


進口自力式調節閥


進口氣動調節閥


進口電動調節閥


進口自力式壓力調節閥


進口氣動薄膜調節閥


超高壓調節閥


進口氣體調節閥


進口三通調節閥


進口氧氣調節閥


進口自力式微壓調節閥


進口電動蒸汽調節閥


進口電動溫度調節閥


進口電動高壓調節閥


進口氣動高壓調節閥


進口泄氮閥


進口氣動低溫調節閥


進口氣動襯氟調節閥


進口氣動三通調節閥


進口鍋爐給水調節閥


進口高壓旁路調節閥


進口電動套筒調節閥


進口電動三通調節閥


進口電動陶瓷調節閥


進口電動高壓角型調節閥


進口防爆電動調節閥


進口調節型電動球閥


進口電動低溫調節閥


進口電動襯氟調節閥


進口電動V型調節閥


進口氮封裝置


進口流量調節閥


進口溫度調節閥


進口壓力調節閥


進口電動雙座調節閥


進口電子式電動調節閥


進口氣動波紋管調節閥


進口氣動薄膜單座調節閥


進口氣動薄膜隔膜調節閥


進口氣動精小型調節閥


進口不銹鋼電動調節閥


進口帶指揮器自力式壓力調節閥


進口壓力壓差組合調節閥


進口流量壓力組合調節閥


進口流量溫度組合調節閥


進口自力式壓差調節閥


進口自力式微壓泄壓閥


進口電動減溫減壓閥


進口氣動壓力調節閥


進口高溫高壓調節閥


進口氣動衛生級調節閥


進口電動衛生級調節閥


進口電動隔膜調節閥


進口氣動保溫調節閥


進口電動保溫調節閥


進口氣動高溫調節閥


進口電動流量調節閥


進口電動壓力調節閥


進口電動小流量調節閥


進口電動隔膜調節閥


進口氣動小流量調節閥


進口蒸汽調節閥


提高個人稅負無助于降低企業成本

分享到:
點擊次數:11859 更新時間:2018年07月10日15:01:19 打印此頁 關閉

個人所得稅改革方案今年有望出爐,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人們對個稅法的修正頗為期待。上次修正發生在2011年,主要的修改是提高工資薪金所得減除費用標準(也就是免征額)、調整一些所得稅率的級次級距等。可以說,人們對個稅法再修正的最大期待就是提高免征額。個稅免征額曾在2006年、2008年和2011年三次提高。但2011年中至今已有5年多時間,期間居民消費支出大幅增長,個稅免征額卻沒有再度提高。

  但是,專家指出,當前個稅改革方案的重點并不在于提高免征額,而是要建立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度。改革之后,個稅負擔可能不會像人們期待的那樣降低,反而有可能上升,原因在于,一些分類征收變成綜合征收之后,費用減除額可能減少。一些專家指出,我國的個人稅費太低了,導致企業稅負過重,這樣的結構應該改變。

  近期,關于企業稅負重、成本高的討論很熱烈。有人指出,我國宏觀稅負并不高,跟美國相當;但與美國不同的是,我國的稅負主要由企業承擔。根據兩國各自的統計,2015年,我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包括稅收收入和非稅收入)占GDP的比例為22.2%,美國政府經常性收入(Government Current Receipts,包括稅收收入和其他收入,為便于比較,扣除社保繳費)占GDP的比例為22.4%,兩者相差不大。但在我國2015年的稅收收入中,個人所得稅只占7%,比增值稅營業稅消費稅等間接稅以及企業所得稅都要少。而個人繳納的收入稅(income tax)是美國的第一大稅種,2015年占其稅收收入的一半以上,企業所得稅只相對于收入稅的1/4多一點。美國的稅負主要是個人以直接稅的形式承擔的。同樣,在社保繳費中,我國也主要由企業負擔大部分,個人負擔小部分;而美國雇員和自雇者的繳費要略多于雇主也就是企業。

  有人將美國的稅收制度看作現代化的治理體系,中國稅收制度須以其為模板,在他們看來,中國的稅收結構顯然是不合理的,因此需要增加直接稅負降低間接稅負、增加個人稅負降低企業稅負。也因如此,在財稅部門不斷為企業減負的同時,個稅改革卻遲遲不能出臺。有人提出,提高免征額其實是不公平的,因為收入高的人會從中獲益更多;費用減除應考慮不同家庭的支出情況。這些看起來“公平”的論調,其實不過是為阻止提高免征額找借口。他們真正考慮的,其實是要增加個人稅負、增加直接稅比例。近期,由于企業稅負重的問題受到廣泛重視,他們增加個人稅負的理據看起來更充分了——個人承擔更多稅負,才能為企業減輕稅負。

  但我們不能簡單地以美國作為模板,而是要從中國國情出發,因此,我們應該從問題出發看待稅收結構。個稅改革的目標一般被認為是調節收入差距,目前看來還要擔負為企業減負的功能。那么,提高個人稅負、增加直接稅比例,變得像美國那樣,就能解決上述這兩個問題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美國的收入差距同樣非常大,財富差距更大,其收入稅制度并不能解決這個問題,相反,還如巴菲特所言,對中產階級不公平。提高個人稅負也無助于降低企業成本,個人稅負提高了,雇員必然要求提高薪酬水平,企業的稅收負擔會降低,但勞動力成本會上升,兩相抵消之后,成本下降的可能性非常小。

  提高個人稅負、增加直接稅比例反而可能導致整體經濟成本的上升,對個人征稅的征管成本更高。中等收入者繳稅的成本也會提高,他們需要就自己的支出進行申報,以換取更多的費用減除;如果不能詳細申報,那應納稅所得額就會高出實際水平。這樣的成本屬于制度性的交易費用。

  從調節收入差距的角度來說,提高免征額應該是個稅改革的一項重要內容,如果綜合納稅,就更有必要提高免征額。從降低企業成本的角度來說,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但提高免征額、減少工薪階層支出也是有意義的,這可以減緩工資水平的被動增長。

上一條:增值稅稅率簡并 取消13%一檔 下一條:注冊新公司需要準備哪些材料?
福彩开奖直播在线